森弥

讲道理,真的想不到。
大老板的心思真的猜不透
当初蒸菜被拿下、花花没入常实属意料之外
这次敢公然…不说了…真的服气,配得上武帝之称。
出招天马行空,天威难测。
简在帝心,简在帝心。

1979.09——2017.05 西北政法学院、西北政法大学读书任职
2017.05——2017.07,陕西省人民JC院党组副书记(正厅级)

2017.07——2018.01,陕西省人民JC院副JC长、党组副书记(正厅级)

2018.01——,浙江省人民JC院党组书记、副JC长、JC长、JC委员会委员

“再见了,西法大。
再见了,同学们。
愿大家此去前程似锦,
他日相逢依旧赤诚。”


愿你也依旧是旧时模样。
18岁的我遇到80岁的西法大,却堪堪错过了你。
遗憾却也满足。
因为我知道,我们是你最疼爱最挂心的孩子。
反恐怖主义法学院,绝不认输!
为国家安全立命
法治信仰,中国立场,国际视野,平民情怀。

【北平无战事】(方孟敖BG)独活(2)

敏感词什么的也是无奈。
微博头条文章嗯。
https://m.weibo.cn/5234834487/4141857334330084

【北平无战事】(方孟敖BG)独活(1)

被沙李圈某位圈管+毒瘤太太威胁了。
我发在lofter上很多东西都是关于个人信息的,所以只能删号以防万一。
这篇不会弃文。
我是宁清,谢谢。
以上。
【现在开始】
  1948年7月5日清晨,杭州市郊。
  过大的雨势导致宋芷菱只能看清眼前一小段路,她只好握紧方向盘,保持精神高度集中。
  后面追着两辆新式美式囚车,三辆车以最快的速度在公路上颠簸奔驰。
  坐在副驾驶的少将沉默不语,凝视着窗外的雨幕。瓢泼的大雨让宋芷菱心惊胆战,却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作为国防部最年轻的少将,蒋经国的得力干将,曾可达此时思绪早已飘回几个月前的黄埔路励志中学。那时身着崭新中山装的蒋经国神采奕奕,讲话极富有感染力。
  “亲爱的同志们,你们都是我一直最信任、最肯干、最忠诚于领袖和三民主义伟大事业的骨干。值此革命大业面临存亡绝续的关头,生死搏斗的时刻,这正是考验每个人的灵魂和良知的时候。我希望大家成为疾风劲草和中流砥柱,要永远忠于三民主义,忠于领袖;要做孤臣孽子,坚决执行校长的政策和指示,不成功便成仁,至死不渝……我们主张‘一次革命、两面作战',两大革命毕其功于一役…… ”
  “为了完成这个伟大使命,就必须发展第三种势力,今天成立‘铁血救国会’,就是以此作为领导核心组织。你们各位都是这个组织的成员,所负的任务既光荣而又艰巨,大家务必努力奋斗!”
  “孤臣孽子。你说,什么是孤臣孽子呢?”曾可达突然扭头问了一句。
  宋芷菱心一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推脱说听不清:“长官,我没太听清楚。您能再说一次吗?”
  曾可达立刻改口:“笕桥机场还有多远?”
  “十几公里。”
  刚才第一句就不是她该接的话,曾可达也不应该问她。
  这不知道是个什么案子,她半个月前被借调到保密局帮忙,昨天才结束,就紧急赶往杭州。
  听曾可达简单说了说,是个航校大队的案子,又牵扯上空军出的那档子事,人事关系错综复杂。带头的人身份特殊,导致案情比较棘手。
  政局乱成一锅粥。她看不懂也不想看。
  车载报话机骤然响起,宋芷菱一个激灵,挺直了腰杆,将话筒拿起递给 曾可达:“长官。”
  话筒的杂音十分刺耳,里面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笕桥机场呼叫曾将军!笕桥机场呼叫曾将军!”
  “我是曾可达。请报告情况。”
  “报告曾将军,我是笕桥机场宪兵一队。我是笕桥机场宪兵一队!一架C46运输机罔顾绝对禁飞的天候强行起飞,驾机的正是国防部即将逮捕的空一师一大队大队长老鹰和他的副驾驶!”
  “好哇,杀人灭口了!”曾可达望着头顶阴沉沉的云层脸色铁青:“以国防部的名义严令笕桥机场指挥塔,立即阻止,不许起飞!”
  “飞机已经起飞,再报告一次,飞机已经起飞!”
  “严令立刻返航,立刻返航!”
  “机场指挥塔回答,天候太复杂,无法指挥返航!
  曾可达咬紧牙关急剧思索,又拿起了话筒:“立即通知押送方孟敖和航校大队的宪兵三队,人犯暂不押解,解开方孟敖的手铐等在机场,原地待命!”
  “明白!”
  对方话音刚落,曾可达立刻对宋芷菱喊到:“加速!”
  油门一脚踩到底,吉普车疯了一样的向笕桥机场方向冲去。后面两辆囚车也跟着冲上去。
  宋芷菱脑子里乱成一片,方孟敖的名字在她心口打转。
  方孟敖。飞行员。身份特殊。上校军衔。
  以他的能力,又在空军,27岁干到上校也是合情合理的。
  莫不是真是故人?
  算算他们断了联系也有十几年了。自从八一三事变父母去世后,她就离开上海了。方孟敖家父亲就职于中央银行,怎么就参了军呢?
  「方孟敖,你要干嘛?你还给我,那是我的书!」
  「不还。还请宋同学自己来取呀。」
  「你,你放下胳膊,我够不到。」
  「不放。」
  「方孟敖!」
  笕桥机场的轮廓隐隐约约浮现,她开着车直奔塔台。
  车刚停稳曾可达就迫不及待的跳下车大步向塔台冲去,宋芷菱拿着公文包一路小跑跟在后面。
  到了指挥室门口,曾可达突然停下脚步,观望着。
  这些党国的行尸走肉,是如何碾压着党国的血肉。
  一张张麻木的面孔,眼底空洞无神。为首的空军值班上校对着话筒例行公事的呼唤道:“指挥塔呼叫老鹰!指挥塔呼叫老鹰!老鹰听到请回答,老鹰听到请回答…”
  没有任何回应。
  他慢慢直起身,漠然地对坐在他身边的标图员说道:“雷达继续搜索。”
  “搜索什么?”曾可达的声音在偌大的指挥室回响,一下一下砸进宋芷菱心底。
  值班上校慢慢转过身去,发现所有空勤人员都笔直地站立着,接着看见了曾可达,也只是习惯地两腿一碰,算是敬过礼。
  “谁下达的起飞命令?”曾可达声线冷硬,不怒自威的气势直逼值班上校,让他平生一份胆怯。
  “空军作战部。”
  “空军作战部?侯俊堂都被抓了,还有哪个作战部的人给你下这种命令?”
  曾可达也无意听他回答,紧接着对着宋芷菱说道说道:“宋副官,下了他的枪。带到门口去。”说着走向指挥台的话筒边,吩咐空勤人员打开机场扩音器。
  宋芷菱立刻上前,低声道句“得罪了”就下了值班上校的枪,押着他走到一个角落。几乎是同时,机场扩音器被打开。
  指挥塔上的高分贝喇叭里曾可达的紧急命令声在机场上空回响着:“我是曾可达!我是曾可达!宪兵队,现在紧急命令你们,一队二队立刻封锁机场所有跑道,三队将航校其他人犯继续关押,把方孟敖送到指挥塔来。再重复一次…”
  宪兵一队二队动作十分迅速,两条机场跑道封锁的相当严密。
  地面的空军地勤人员都被喝令抱头蹲下。
  离指挥塔一千米左右的飞机维修车间里,宪兵三队的队长带着两个人还没来得及执行命令,就感到一个矫健的身影在眼前一掠,已冲出了大门。
  队长这才领悟,急忙带着两个人亲自追去。
  那个身影穿梭在雨幕中,将身后的两个身影甩的更远了,如同一只迅捷的豹,飞快跑到指挥塔大门外,又迅速消失在指挥塔内。
  所有守卫愕然,竟没有一个人去拦住他。
  指挥室内,曾可达眼睛一亮。
  那个人出现在门口,宋芷菱下意识拦了一下。
  方孟敖似笑非笑的望了她一眼,笑容凝固在脸上。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宋芷菱,好久不见。真是意外呢。
  曾可达说道:“放方大队长进来。”
  方大队长…还真是他。
  方孟敖同学。
  她定了定神,放下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请吧,方大队长。”
  方孟敖直奔指挥台前,对还坐在那里手足无措的标图员说道:“让开,耳机给我。”
  标图员还在犹豫,方孟敖一把抢过他的耳机坐下。
  曾可达突然反应过来,大步走过去捂住话筒说道:“记住了,救了老鹰军事法庭照样审判你。”
  “所有空域都搜索了?”方孟敖对标图员道。
  “搜索了,航迹消失。”
  “西南方向一百公里的空域也搜索了?”
  一直被宋芷菱盯着的值班上校终于慌了,陡然说道:“不可能…那是南京禁飞区!”
  曾可达握着拳,手背青筋暴起:“我告诉你,飞机要是掉在南京,杀你们全家都交代不了!”
  说完这句,他缓了缓,略微平和的对方孟敖说道:“全靠你了,别想什么军法审判的事,立刻指挥老鹰返航!”
  方孟敖要求接通南京卫戍区雷达站,一旁的上校终于忍不住要冲上去,被宋芷菱拦下退回门边:“南京卫戍区雷达站不会接受我们的指令的!”
  曾可达没有搭理他,接通雷达站后以蒋经国的名义行事。
  值班上校的反应她全部看在眼里,终于理出了头。绪。
  这位怕是接应老鹰逃跑顺便帮着处理后续的。
  不然这么复杂的天气,他们怎么起飞的?
  那这个值班的上校就得看紧些,一会估计得一起带着走了。
  她不着痕迹的往门口挪了挪,堵住了门。
  指挥台前曾可达与方孟敖针锋相对,方孟敖依旧是那副桀骜不驯的样子,曾可达是真的有点动气了。
  她跟着曾可达多年,很少见他气成这样。
  还真是能气着人啊,明明是想劝返老鹰的,说的话气的曾可达差点发飙。
  值班上校又跳出来,嚷嚷着说那架飞机不能降落在笕桥机场,解释了一堆,最后直指方孟敖是有共党嫌疑的人,想对党国不利。
  方孟敖一句话塞的曾可达又火大了几分。
  她不语,以她对方孟敖的了解,方孟敖要是真想,来都不会来。
  这就是她知道的方孟敖,坦荡,赤诚。
  “好!着陆方向,由南向北对准跑道,在五百米高度时放下起落架,听到请回答!”
  “打开襟翼,准备着陆!”方孟敖下了最后一道指令,站了起来,取下耳机放在航标台上。
  飞机安全着陆,就停在指挥塔外的跑道上。
  曾可达松了口气,打开扩音器发布他此行最根本的目的:“各宪兵队注意!一队押送方孟敖航校大队!二队立刻抓捕空一师走私一案所有涉案人员!”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值班的空军上校一把推开宋芷菱,从一张桌子下抄起一挺轻机枪,冲到指挥塔面临跑道的窗户前对着那架C46猛烈扫射。
  人犯被灭口了!宋芷菱拔枪上膛对准了上校,上校回过身来,将枪口对准曾可达,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样子。
  曾可达下意识阻止宋芷菱,站在他身后的宋芷菱还是开枪了。
  连中两枪,那上校抱着机枪倒在窗户前。
  曾可达转身捣了宋芷菱一拳:“说了不要开枪,为什么开枪?”
  宋芷菱疼得一哆嗦,却还是挺直腰杆将枪放回枪套:“是!我必须保护长官安全!”
  “他敢杀我?混账东西!”曾可达这才发现还有个方孟敖看着,莫名其妙的尴尬过后,立刻对宋芷菱说道:“带走吧,不用上手铐了。”说完自己脸色煞白的一个人走出门去。
  方孟敖慢慢的走到宋芷菱面前,把她掉在地上的白手套捡起来抖了抖灰递给她,叹了口气,指指上校怀里的机枪,在她耳边轻声道:“做事还是这么鲁莽。跟你们将军好好学学,他枪里早没有子弹了。”
  宋芷菱的脸色发白,努力平复着心神,扯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方大队长,请。”
  方孟敖深深看了她一眼,不再多言,径直走了出去。
  宋芷菱跟在他身后,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